当前位置:主页 > 333393.com >

成果 中国地方政府数据开放指数(2021上半年)

发布日期:2021-07-26 04:03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“开放数林”意喻我国政府数据开放利用的生态体系,一棵棵地方开放“数木”由最初的丛然并生、成荫如盖,直至枝繁叶茂、花开结果,终将成长为一片繁盛多样、枝杈相连、持续循环的中国“开放数林”。

  近日,复旦大学联合国家信息中心数字中国研究院发布了“2021上半年中国开放数林指数——省域标杆”暨《中国地方政府数据开放报告:指标体系与省域标杆》。

  2021年起,指数制作方将原来的“省级”指数调整为“省域”指数,从而将省作为一个“区域”,而不仅仅是一个“层级”来进行评测。其中,指数的评估指标体系共包括准备度、平台层、数据层、利用层四个维度及下属多级指标:

  准备度是“数根”,是数据开放的基础,包括法规政策效力与内容、标准规范、组织与领导等三个一级指标。

  平台层是“数干”,是数据开放的枢纽,包括平台关系、发现预览、数据获取、成果提交展示、互动反馈、用户体验等六个一级指标。

  数据层是“数叶”,是数据开放的核心,包括数据数量、数据质量、数据规范、开放范围等四个一级指标。

  利用层是“数果”,是数据开放的成效,包括利用促进、利用多样性、有效成果数量、成果质量等四个一级指标。

  截至2021年4月底,我国已有174个省级和城市的地方政府上线了数据开放平台,其中省级平台18个(含省和自治区,不包括直辖市和港澳台),城市平台156个(含直辖市、副省级与地级行政区)。与2020年下半年相比,新增32个地方平台,其中包含1个省级平台和31个城市平台。

  全国地级及以上政府数据开放平台数量增长显著,从2017年的20个到2021上半年的174个,“开放数据,四海图库彩色总站红姐,蔚然成林”的愿景已初步实现。

  目前,我国64.29%的省级(不含直辖市)政府已上线了政府数据开放平台。如图4所示,自2015年浙江省上线了我国第一个省级(不含直辖市)平台以来,省级平台数量逐年增长,目前已达到18个。

  截至2021年4月,全国各地上线的省级(不含直辖市)政府数据开放平台的地区分布如图5所示,颜色越深,代表平台上线时间越早,整体上呈现出从东南部地区向中西部地区不断延伸扩散的趋势。

  截至2021年4月,全国省域数据开放平台的整体上线所示,省域数据开放平台包括省(自治区)本级和省内下辖地市的平台,图中颜色越深,代表该省域数据开放平台的整体上线程度越高。目前,只有广东省、广西壮族自治区、山东省、四川省与浙江省的省(自治区)本级和下辖绝大部分地市都已上线了数据开放平台(图中显示为全境深绿色或基本深绿色的省域)。

  同时,安徽省内已有相当部分的下辖地市上线了数据开放平台,但省本级平台尚未上线;而福建省、河北省、河南省、湖南省和陕西省虽已上线了省本级平台,但省内绝大多数地市却尚未上线平台。从整体上看,东南沿海省域的政府数据平台已经基本相连成片。然而,目前全国仍有吉林、辽宁和云南3个省的省本级和下辖地市均未上线数据开放平台(图中显示为全境灰色的省域)。

  图7是省域数据容量前十的地方,反映了省域有效数据集总数和数据容量之间的关系。山东省的省域数据容量和省域有效数据集总数最高,浙江省和广东省的省域数据容量仅次于山东省,其次是贵州省、四川省等地。数据容量更能反映一个省域的数据开放总量,从图中可见,虽然有些省域的数据集总数并不大,但数据容量却远高于其他省域;而有些省域的数据集总数虽然较大,但数据容量相对于其他省域却并不占优势。

  2021上半年全国开放数林标杆省域的指数分值、排名和等级如表2所示。在这五个标杆省域中,浙江省的综合表现最优,进入第一等级“五棵树”;山东省表现优异,进入第二等级“四棵树”,其次是四川省、广东省和广西壮族自治区。

  观 点 吴余龙:超级集成与超级App——基于北斗网格码的城市时空服务与价值逻辑